Warning 警告

Copyrights 版权
All text and images contain in this blog are NOT to be republished without permission in writing from the copyright holder.
所有文章与照片版权属作者拥有,欲使用任何照片或使用文章之部分内容,请来信与作者接洽。若被取缔将采取法律追诉

Wednesday, November 12, 2014

《品》第十六期特稿:京都の时空交错…纠缠于前世今生


(原稿)《品》第十六期 2014年9月刊载

年轻时曾玩过一个测试前世来生的游戏,出来的结果说我前世不是汉族,而是倭人。生于平凡庶人,身前是飞脚(快递员),更离谱的是,在运送信书途中死于非命……

身旁三五好友似乎认可对这个测试,个个点头如捣蒜(或许是认为我前世跑动过度,至今若能不动就尽量避免),我则纳闷到翻白眼。

一个聚会时解闷玩的游戏,我没把它当真,更别说相信。

习惯穿梭于各城市,油然记得初次飞往日本,在机舱内手心不时冒冷汗,这现象从不曾发生过,着地后内心依然显得不安,至今印象深刻。

对这块土地毫无陌生感,即使手中没有地图,我仍能辨识方向。路经寺庙,那似曾相识的“既视感”(Déjà vu)幻像于脑海盘旋。心里一直存着我曾经来过的记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照片:http://i.imgur.com/OWwVyyt.jpg) 
古都
旧时名为平安京,建于公元794年,至今拥有1200年的历史。固然物换星移,时间仿佛凝结在某个年代,不是停滞,而是缓慢。

当大家不断地在跟时间赛跑,适时摆下紧握的手机,放慢脚步未必是件坏事,反倒是放缓时间的催促,无须庸庸碌碌。

京都迷人之处,尤其是传统文化的保护与现代化发展之间矛盾的展现,游走在古朴的建筑或走道,即使遇见穿著古代服饰的现代男女也不感得突兀。

新与旧同属一个空间,似乎每个转角都存在着许多的故事,闭目既可让人产生时空幻变的既视感。

在过去,“京都”并不是地方名称,而是个名词,意思为都市;旧时所有的都市都称为“京都”,唯一不同的是,经历时代变换它仍具生命力。

虽然被视为旧都,但是现今京都的火车站却是全日本最新颖先进、设计创新前卫、综合功能最强的车站,被视为京都的新地标。

京都车站被视为是日本知名建筑师原广司(Hiroshi Hara)的代表作。

这所位于新干线上的车站,气势庞然,内外虚实交错,新旧溶于一体,尤其到了傍晚,建筑外的空中花园以及阶梯上展现光影色彩斑斓变化,顿时让人忘了身在古都。

当夜色渐暗,到车站对面的京都塔看夜景,光影投射尽收眼里的不仅是迷人的全市夜景。

当踏出京都塔,见塔的影像反射在车站外头的玻璃上,这地方终究还纠缠于前世今生的幻象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照片:http://www.fodors.com/world/asia/japan/kyoto/)

必游之地
有别于日本其他城市,我个人觉得这地方是静心的所在,并感受旧时独特历练的美。

京都寺庙众多,几乎无所不在,特殊的园林,是日本人心灵的栖居地。欣赏僧侣在庙宇园林砂石划出枯山水的禅境,禅意盎然,给予心安也给予慰籍。

在祇园古街与艺妓擦身而过,偶尔透过没完全闭上的门缝窥探屋檐,过往歌舞升平的烟花场所,今日也褪身演变成茶屋。

源自中国的茶,在京都酝酿出来的不仅是清雅幽香,还延伸出仪式化日本独有极为讲究的茶道文化。

法国罗浮宫扩建的玻璃金字塔无人不晓,在京都也能找到设计师贝聿铭所设计的建筑。

这所隐藏在近郊滋贺县山林的“秀美博物馆”(Miho Museum)是根据陶渊明的“桃花源记”所设计的地上天堂。

这座融入大自然的建筑,将近80%隐藏在地底下,最让人津津乐道的是,进入博物馆的隧道,仿佛进入另一个无法预知的世界,贝聿铭精明绝顶的设计,给予人们深刻地体验所谓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惊喜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照片:http://regex.info/blog/2013-12-06/2349)

怀石料理
到京都不体验怀石料理,岂不是入得宝山空手而归?

怀石料理由茶道延伸而出,是日本茶道仪式中,主人请客人品尝的饭菜。“一汁三菜”属于基本形式,既是汤、刺身、烧物及煮物,现已是“三汁五菜”的豪华高级飨宴。

食材和餐具都讲究精致,食材以当令季节为主,餐具器皿多以陶瓷、瓷器或漆器来呈现意境,主要是精神上的品味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照片:http://regex.info/blog/2013-12-06/2349)

秋季赏枫
春季赏樱,秋季赏枫,纵然全日本都有,京都则永远被视为赏枫地点的首选。艳红的枫叶衬托寺庙庭院的古意,所呈现的美,唯独古都独享。

山林赏枫可选择到岚山,红黄枫叶渲染满山,沿着山路步道走,树上未掉落的艳红枫叶已让人惊叹,散落一地的落叶也宛如地毯,着实让人惊艳。

找一家有露天风吕的民宿过夜,在夜间边泡温泉边赏枫叶,那绮丽的幻境不亚于日间山林所见的惊喜。

京都的精彩,绝不输给东京。旧时代存留下来的璀璨,更让新时代无法超越而显得落寞,借助古都的幻象空间来洗沥心灵或唤醒身心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照片:http://www.wafermaneuver.com/nick/img/photo/kyotostation.jpg)





No comments: